本來以為
把要寄給B老師的信寄給A老師
是一件很可怕的事
原來,還有更可怕的事...

什麼是更可怕的事呢?
就是昨天做出那樣的蠢事
惹得A老師今天回信的口氣有點不高興後
(是沒有很明顯啦~~不過小桃自認滿敏感的,看得出來)
今天找C老師(B學校的系主任)在C老師的辦公室密談的時候
A老師突然敲門進來...
看到我竟然背著她跟系主任在談話

我已經無奈到說不出話來了
其實我跟本就沒有約系主任
只不過我今天剛好有他的課
所以想要問他一些問題,讓我好好考慮是不是留在B學校
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

不過當可怕的事接連發生
我已經沒臉去A學校了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桃 的頭像
小桃

旅居於窮鄉僻壤

小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